济南老太医院博同情 专偷邻座病人

    2020-03-07 10:18

    8月2日上午,家住济南天桥区的秦女士陪小姨到文化西路一家医院检查身体。拍完片后,她陪着小姨坐在医院放射科外的连椅上,一边聊天一边等待检查结果。谁想,当秦女士拿到片子准备交费拿药时,却发现自己放在皮包内装在塑料袋里的4000多元钱不见了踪影。

    “谁那么缺德啊,那可是我给小姨凑的治疗费。”秦女士对历下公安趵突泉派出所的民警说,为防丢失,她特意将钱放在塑料袋里,然后又把塑料袋装在皮包里。趵突泉派出所副所长余晓阳说,唯一让秦女士感觉异样的,是她陪小姨在医院等检查结果时,有一个老大娘曾坐在她放皮包的一侧。“她挺胖的,还朝我这边挤了挤。”秦女士说。

    “那个老大娘看着六七十岁,一瘸一拐的。”秦女士告诉民警,“她说自己也是等着拿检查结果,但腿脚不好,站半天了,想歇歇。”于是,秦女士的邻座把座位让了出来。

    “初步调查,那个老大娘有重大作案嫌疑。”趵突泉派出所副所长张华刚说。民警调查了解到,老大娘坐下后就把随身携带的一个大红布兜搭在了秦女士的皮包上,一只手伸到了布兜下方。五六分钟后,老大娘一瘸一拐地离开,走进了另一个楼层的洗手间内。

    “原本她是穿着一件绿上衣,可从洗手间出来后 却换成了一件白上衣。”趵突泉派出所副所长余晓阳说。除此,民警还了解到,这个老大娘从泰安乘长途车到济南后,打车直奔文化西路的一家医院,“进医院后,她也没有看病,而是直奔秦女士所在放射科候诊区,于当日下午1点多返回了泰安”。在泰安市公安局的协助下,民警锁定了这个老大娘,并找到了她在泰安的暂住地。

    面对不期而至的便衣民警,老大娘范某在儿媳妇、女儿面前,一边说“没什么事”,一边说“要配合民警工作”,而一进派出所,她立即向民警承认:“你们一来,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应该是为我在济南(偷东西)的事儿”。

    范某今年68岁,2000年在天津打工时曾因盗窃被天津警方劳动教养过。范某与老伴关系一般,两人不住在一起。她就和女儿、儿媳妇以及外孙女暂住一处。“近来一段时间,每天早上,外孙女上学,女儿、儿媳上班后,她就乘长途车来济南行窃,或去泰安当地的医院行窃。”张华刚副所长说。据范某交代,除了行窃秦女士外,她还在济南各大医院以看病为由,自称年纪大、腿脚不好,博同情求座,然后再下手行窃病人。至于行窃原因,范某自称因为腿脚不好、缺钱看病。可民警从范某女儿那里了解到,女儿每个月都给母亲一千多元的零花钱,不存在没钱看病的问题。